美国大选摇摆州民调差距缩小 特朗普拜登逐鹿关键州

国际新闻

  威斯康辛州成为了美国2020年总统大选冲刺阶段的首个中心舞台。

  8月23日,黑人男子布莱克被警方连射7枪致重伤,导致小镇基诺沙一度陷入骚乱之中。几天后,两名抗议者被一名17岁的白人男子“自卫”时射杀。在上周末,成千上万名特朗普支持者驾车“进军”波特兰,其中一名成员在与反对者的冲突中被枪杀。

  一系列暴力冲突和死亡事件发生后,两党支持者之间的对立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峰。为了回应和安抚民众情绪,两位总统候选人本周先后前往威斯康辛州,就公共安全和暴力事件发表了针锋相对的言论。

  8月底,两党全国大会结束,双方为剩下的8周选战定下了各自的“战略基调”:共和党候选人、现任总统特朗普高举“法律和秩序”的口号,抓住基诺沙和波特兰的暴力事件抨击民主党政客管理下的城市已经失控;而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则将重点集中在特朗普领导能力的不足,尤其在新冠疫情的应对上。

  对于美国选民来说,哪一方的观点更有说服力,更被认为是自己的首要关切,将对11月的选举结果起到关键的影响。

  最新公布的一批关键摇摆州民调显示:尽管拜登在一些摇摆州仍有明显优势,但是在另一些摇摆州特朗普和他的差距正在缩小。

  9月4日,关键摇摆州之一的北卡罗来纳州成为全美首个将选票邮寄给提出要求的选民的州,选民接到选票后可立即填写提交。由此,美国大选已提前在北卡罗来纳吹响了号角。选战正式开始进入白热化阶段。

特朗普拜登逐鹿关键州

  或许是“巧合”,本周特朗普与拜登特意选择彼此避开,但又都选择了对方刚刚去过的地方——威斯康辛州和宾夕法尼亚州进行竞选活动。

  当地时间9月3日,在特朗普访问威斯康辛州基诺沙两天后,拜登也来到了这座刚刚经受了暴力骚乱的小镇。据《纽约时报》报道,拜登一抵达就选择在机场与被警察枪击致重伤的布莱克的家属们单独会面,传递出与特朗普关注点不同的讯号。

  “恐惧不会解决问题,仇恨只会隐藏起来。”拜登在当地一个教堂举行的小范围活动中向人们说道。“我向你保证,无论输赢,我都会战斗到底。我将为种族平等、全面公平而战。”

  这是拜登自2018年10月开始总统竞选以来首次访问威斯康辛州,也是新冠疫情暴发以来,他首次离开家乡特拉华州前往如此远的地方。威斯康辛州是2020年大选的关键摇摆州之一。四年前,特朗普以微弱优势成为20多年来首个拿下该州的共和党人。

  行前,拜登告诉记者,他收到了民主党内 “压倒性的请求”,要求他尽快前往威斯康辛州。媒体认为这显示出民主党内对于目前局势的担忧。拜登说,“我们想做的是——我们必须疗伤。我们得让人们团结起来。”

  在拜登之前访问基诺沙的特朗普视察了枪击事件发生后在街头暴力中受损的街区,然后会见了执法人员,表示对于“无法控制”的示威游行应予以强力管控。并称射伤布莱克的警察只是个别的“坏苹果”。他也拒绝谴责在冲突中造成两人死亡的他的支持者。

  根据基诺沙县治安部门的最新情况,自布莱克事件发生以来,已有252人被捕。而特朗普则反复强调基诺沙是自5月弗洛伊德之死引发抗议并导致暴力行为的最新例子。

  3日,特朗普与拜登“互换场地”,前往两天前拜登曾拜访的宾州,在匹兹堡以东的拉特罗布市举行了选举集会。此前,拜登在匹兹堡的演讲中,回应了特朗普在威斯康辛州的言论。

  福克斯新闻本周三(2日)公布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拜登在威斯康辛州仍暂时领先。但是民调显示,民众对抗议活动的支持率正在下降。

  9月3日,另一些关键摇摆州公布了最新一轮的民调结果。昆尼皮亚克大学公布的宾州民调显示,拜登仍有8个百分点的领先优势。但是,调查也反映出他尚未赢得宾州选民的完全信任——超过一半的人表示,他们认为特朗普是更好的经济管理者。而蒙茅斯大学发布的宾州民调显示,拜登的领先优势已从7月的13个百分点减少到4个百分点。

  与此同时,昆尼皮亚克大学关于佛罗里达州的民调显示,拜登的优势缩小到只有3个百分点,这个差距已在民意调查的误差范围之内。佛州有着29张选举人票,是最大的关键摇摆州。特朗普四年前以微弱优势拿下该州。奥巴马在2008年和2012年的选举胜利中也以微弱优势赢得了该州。

  蒙茅斯大学3日公布的另一个关键州北卡罗来纳州的民调则显示,拜登仅领先特朗普2个百分点。上述民调还表明,在佛罗里达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北卡罗来纳州,近90% 的选民已经下定决心把票投给谁。目前来看影响选举结果的主要因素或将是选民的投票率,而不是说服他们改变心意。

  9月4日,北卡是首个向选民寄出选票的州。另外五个关键州佐治亚、明尼苏达、宾夕法尼亚、密歇根和佛罗里达也会在9月陆续向选民寄出选票。这将使得那些已作出决定的选民可以提早在选票上勾出自己心仪候选人的名字并将之寄出。

拜登反守为攻

  8月底,随着两党全国大会结束,大选正式进入60天冲刺倒计时阶段。两个候选人的主要竞选策略也正变得日益清晰。

  拜登方面的竞选策略主要专注于特朗普的领导能力不足,尤其是在应对新冠疫情方面。然而本周以来,拜登不得不首先回应来自特朗普方面以“法律与秩序”为主题的攻击。

  《大西洋周刊》分析指出,特朗普竞选团队和共和党方面不断抓住美国一些城市正在发生的暴力抗议事件,向民众传递出拜登和民主党方面对于暴力行为的谴责不够,这对一些美国人来说,是奏效的做法,也是民主党方面面临的一个真正问题。

  一些民意调查表明,在应对暴力犯罪问题上,拜登并不占上风。根据美国广播公司和《华盛顿邮报》的调查,32% 的美国人认为,如果拜登执政,他们不太会变得更安全,只有25% 的人认为他们会更安全。41% 的人认为谁当总统都不会有太大的区别。

  曾担任尼克松、福特和里根等共和党总统的政治助手和演讲撰稿人的阿拉姆·巴克希安在《国家利益》杂志上撰文表示,如果民主党把“暴民”错当成人民,这个错误可能会让他们在11月付出沉重的代价。

  拜登目前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在使他的基本盘——那些积极支持种族正义运动的人们不至失望,同时也要对更关注公共秩序的温和派选民发出明确的信息,后者是他想要击败特朗普所必需的。

  9月1日,拜登在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的演讲,对上述党内外的担心作出了直接的回应:他高调谴责了抢劫和暴力行为,更是呼吁民主党市长和州长们更好地维护社会秩序。

  “让我说得非常清楚,暴动不是抗议,抢劫不是抗议,这是无法无天,简单明了。那些这样做的人应该受到起诉。”拜登说。

  除了作出上述清楚表态以示回应,拜登演讲的真正核心是试图将民众吸引到他所希望的关注点上——试图拓宽“安全”的定义,要求选民不仅关注街头的破坏暴力行为,还应关注新冠疫情以及其带来的经济破坏。

  “特朗普的领导下,你真的感到更安全吗?由于新冠疫情,美国的死亡人数已超过20万人,超过了朝鲜战争以来所有战争的伤亡人数总和……今天,这个国家将近六分之一的小企业倒闭……特朗普决心向美国灌输恐惧。这就是他竞选的整个过程。但是我相信美国人比这更强大。”拜登说。

  即便如此,特朗普传递的“法律和秩序”信息仍然吸引着那些关键州的选民。在中西部地区郊区的温和派选民,在拜登所强调的“大流行病”与特朗普强调的“法律和秩序”问题之间正犹豫不定。拜登的支持者们担心,一部分白人选民可能会被特朗普说服。

“法律与秩序”郊区战略

  战场的另一边,特朗普和他的竞选团队早已拟定好策略——以“法律与秩序”来吸引温和的郊区白人选民。而威斯康辛州正在发生的事情提供了最好的机会。

  特朗普的“郊区战略”并不是首次被共和党候选人在大选中使用。

  自1960年代以来,郊区选民一直是两党争夺的焦点。《纽约时报》的分析指出,半个多世纪以来,一种越来越明显的模式正在美国大选政治生态中形成,即大城市选民投票给民主党,农村选民投票给共和党。而整个美国大选的悬念就集中在关键摇摆州的选民——而他们大多数都位于郊区。所以美国大选的关键在于郊区选民。

  当人们回望历史的时候,1968年是至关重要的一年。那一年,美国非暴力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在孟菲斯被暗杀,引发了全国100多个城市的大规模骚乱。

  1968年也是总统选举年。共和党候选人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在那年大选中将“法律和秩序”作为他的竞选核心。

  “当我们看着美国时,我们看到城市被烟雾笼罩。晚上我们听到警报声。”“对于那些说法律和秩序是种族主义代名词的人,这里有一个答复——那些没有示威的被遗忘和沉默的美国人,那些从郊区的安静社区默默注视着美国正在发生的一切的人。这些是他们想与之交谈的人。”1968年在迈阿密举行的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上,尼克松首次提出了“沉默的多数”。

  自那以后,郊区选民很大程度上一直是美国选举中的关键选民,也是两党争夺最激烈的对象。

  2016年大选再次在郊区上演了最激烈的选战。特朗普在大城市和人口稠密地区基本全部失利,而希拉里在农村地区的得票率甚至比奥巴马更差。关键州的白人蓝领和基督教福音派选民最终将特朗普送进了白宫。而受过高等教育的郊区白人和妇女又成为了让民主党在2018年中期选举中夺回众议院的关键人群。

  今年5月,由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抗议活动是1968年以来美国最大规模的反对种族歧视运动。《纽约时报》认为,就在大选前的几个月,特朗普和共和党人再次谈论“法律和秩序”,就好似回到了1968年一般。

  “从那一刻起,这种强烈的抵制情绪确实出现了,尤其是在白人中产阶级郊区选民,反感所有这些动荡以及暴力犯罪,我们已经受够了。我们只想要秩序。”上述分析指出。

  这方面最好的例子或许体现在共和党全国大会第一晚来自圣路易斯的一对夫妇身上。在6月全国骚乱时,这对夫妇站在自家住宅前用枪指着他们认为有可能侵犯他们财产的抗议者的画面被全国媒体广泛报道。

  然而必须指出的是,1960年代美国郊区的主要人口是中产阶级和高收入白人居民。当时的他们普遍有着排斥非裔美国人的想法。然而今天美国郊区的人口构成已经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在民意调查中看到,今天郊区选民中,许多人都支持反种族歧视,甚至参加了抗议活动。

  今天,特朗普再次向郊区选民打出“法律与秩序”的口号会奏效吗?拜登将竞选押注在疫情应对和经济恢复上又是否能为他争取到更多的中间选民支持?这一切的答案将在不久之后见分晓。(澎湃新闻资深记者 刘栋)

原标题:“法律与秩序”VS新冠疫情,美国大选摇摆州民调差距缩小
责任编辑:李晓灵

文章标题: 美国大选摇摆州民调差距缩小 特朗普拜登逐鹿关键州
本文链接:http://www.8268226.cn/10028.html